baby pig

【尤勇200fo点梗】黑天鹅舞者

迟到的200fo点文

酸酸酱要的黑化梗

以及还有维勇和佐鸣200fo点梗还在产

考试一考完就放飞自我!

@_盏酸


我所有的一切变化,
都是为了能够让你迷恋上我。
————————————————

勇利对自己越来越不满意,对于eros那样的色气,克里斯说成则是纯洁的色气,他感到自己在跳eros的时候有什么变了,变得更加傲慢,心态也越加黑暗,但那样似乎偏离了eros的主题,eros的主题是诱惑,能够诱惑所有人的主题,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女王气息。

“勇利~”不知何时一只大手突然在勇利屁股上狠狠一捏。

“呜哇——克里斯!”勇利吓了一跳,捂住可怜的屁股一个转身靠在墙上。

“反应这么大干什么呀,你看我又不是没捏过你,尤里那小子也捏过吧?”最后一句话还是克里斯附在勇利耳边时说出来的。

勇利霎时红了脸,靠在墙上极力保持着距离。

“怎么样,自由滑的曲目想好了吗?”克里斯勾唇,依旧保持着单手撑墙把勇利逼在墙上的姿势。

“还没有……”

“yuri on ice的确很不错,但是我觉得勇利可能更适合那种黑化的诱惑哦~”克里斯眨了眨眼睛,又靠近了些。

“黑化的誘惑……?”勇利那双红棕色的瞳眸明显地写满了疑惑,连对方离自己越来越近也不曾察觉。

“嗯——自从尤里奥那小家伙跳了那支曲子之后,我觉得你们两个可以试试双人滑。”克里斯勾唇笑着,看上去一点儿危害也没有。

“这个……”勇利垂下头思考。

良久,有什么就像铃铛一样“叮当”一声响在耳畔,勇利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在做什么?”猛然一道清澈的声线闯入两人的耳膜,传送到了大脑。

“尤……尤里奥!”勇利诧异地喊出了来人的名字,然后就看见那金发俄罗斯人的脸色有些黑沉。

“哇哦~正房来了!”克里斯学着维克托的语气蹦出一句感叹,放下撑在勇利墙边的手,看向尤里解释道,

“我只是在像这小可爱表达我的意见。”

“不管你提的是意见还是吃他豆腐,只要是动他一根头发我都很不爽。”尤里干脆霸气地将勇利拉到身后,脸色却好了很多。

“好~好~那么我走啦~”克里斯摆摆手,调笑着转身就离开。

“下次离他远点。”尤里看着勇利,过了三年了,尤里突然发育使得那原本一米六几的身高一下子窜到了一米七九左右,因此看着勇利也不再是仰视,而那因岁月渐渐变得硬朗的脸部线条和开始成熟的心智和眼神以及——器官,咳咳,这个还是不说了,总而言之,他现在看着勇利的眼神里充斥着占有欲。

诶?占有欲?

这……

“尤——尤里奥!”勇利却突然抬眼直视着他。

“啊?突然怎么了?”尤里看见勇利的眼中毫不客气地充满了坚定。

“我们滑一次双人舞好不好?”

“什么?”尤里愣了愣,还想继续说话对方自顾自的说下去了。

“我……我已经二十六了,再没多久也差不多退役了,但是尤里奥可以继续滑冰……呃就是……想在这一次,和你滑一次双人舞……也……不会留下遗憾。”说到越后面勇利语气越发弱下来。

然而当尤里沉默了很久的时候,勇利几乎已经认为对方不会同意了。

“什么主题的?”

“诶?”勇利睁大眼睛看向尤里,“你……你答应了?”

“嗯。”对方显的有些淡然,但是脸上的红晕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傲娇都是不坦率的。

然而此刻勇利心中又有一个念头,他突然双手攀住尤里的肩,认真地说道:“我得和尤里分开练习!”

“哈?你这炸猪排在想什么?那我们还有什么默契?”尤里挑眉,明显是不明白面前东亚人的用意。

“我们有默契的!拜托了,详细的我到时候会告诉美奈子老师,她会给你讲解的!”勇利坚定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好。”尤里选择相信他。

——————————————

“什么?黑化一点的?让我编舞吗?”美奈子单手托腮,眼中明显的疑惑。

“不是,编舞我想要自己编,主题我也有了,所以我来告诉美奈子老师,拜托可不可以教一下尤里奥?”勇利双手握着酒杯,恳求般的眼神令人无法拒绝。

“好吧好吧。”美奈子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看着勇利拿出了手机上的存档。

……

——————————————

“听懂了吗?”美奈子问。

“啊?噢。”尤里明显的心不在焉,思绪全飘到勇利那边去了。

“勇利那边你不用担心,他打算把之前的eros的服装稍微改良一下,你就不用改良了,就只是当他的舞伴,哦对了,事先说明,这首曲子与著名舞台剧《黑天鹅》很像,电影看过没有?”美奈子问。

“看过……”尤里的心中渐渐有了底。

难道他……

“可是那很难。”尤里一句话定义了此次的冒险。

“我尊重勇利的决定,纵然那很危险。”美奈子一脸严肃。

尤里无话可说。

而勇利这边,他一直放着那首《黑天鹅》影片里的曲子,闭着眼遐想。

事实上,总是一脸愁苦的Nina,仍然是那个内心纯洁的公主,所有的邪念与混乱,归根结底源自她内心的单纯善良,不用吝啬对于童话公主的这点褒扬,尽管最终还是看到黑天鹅在台上优雅地展翅,但在这两个小时内她经历了人格分裂,然后用镜子的碎片刺入自己的腹部时,那种就像昙花刚盛放的时候,仅仅在舞台剧末尾结束的时候将要到底,昙花会掉落所有花瓣,但是他知道这样一个过程意味着什么,因为你我曾一同度过。

其实所谓外国的童话引入国内后总有一些改编,就像国内孩子们永远不知道白雪公主和四个小矮人一起才得以醒过来、睡美人是因王子奸尸才苏醒的事实一样,这一切的一切,莫不过逻辑和科学性,还有黑天鹅的自身黑暗性,就因为这点,勇利想要驾驭这个角色。

百科上总说黑天鹅是不吉利的事物与象征,然而关于黑天鹅的美丽、妩媚、高傲、黑暗性是从没有人感受过的,至今他想应该也没有几个人愿意驾驭这个角色,就算有,也一定不到位,因此,他想要成为第一人。

但是勇利认为,驾驭这个词并不好,要想象:

自己就是一只黑天鹅,众人为我痴狂,也有人辱骂自己,但是自己不在意,就算伤痕累累,都要跳动动人心弦的舞步,蛊惑天使,诱惑恶魔,捕获众人的心,夺取他们的呼吸和全身的血液。

想到这里,勇利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变态,但是自己却又沉醉在此刻,就像是突然有了灵感,他想到了该怎么做。

勇利开始无休止的练习,配乐不断地循环着,勇利跳的每一遍的那种气场都越来越妩媚动人,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头能够更高昂一些,就像高贵的天鹅,他觉得自己可以和黑天鹅融为一体,不,他们就是一体的。

当美奈子偶然路过芭蕾教室的时候,看见灯火通明时,不禁有些疑惑,偷偷将门开了一道小小的缝,不禁瞪大了眼睛。

她看见勇利扶着把杆,做着那些并没有多高难度的动作却看上去既优雅又高贵傲慢,简单的一个抬腿的动作,就优雅地迷的美奈子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这孩子……学坏了……

……

一晃两星期过了,实际上勇利并没有参赛,而是就像一开始维克托给自己编舞举办短节目一样,是自行举办的,这大概也是勇利最后一次舞蹈。

尤里已经两星期不见勇利了,期间他幻想过无数次勇利成长后的样子,然而无论他怎么脑补,都想象不出勇利会变成什么样。

尤里穿上了那件洁白的修身连衣裤,紧身的材质勾勒出尤里不算健壮却也不算小巧的身材,说实话,三年前的他是瘦骨嶙峋,穿着这件衣服的确很有感觉,但是如今的他有了一些基础,衣服的每个部位被他更好的展现出来,银白色的亮片在日光灯下闪耀着,还有那三年间不曾剪过的金发,如今已经长长了许多,冰绿色的瞳眸和那精致的五官与嫩滑的肌肤显的和某些纯白的天鹅有些相像。

尤里来到了现场,却依旧不见勇利的身影,不免有些心焦,场下的观众也越来越沸腾。

不会出什么事吧——

这么想着的尤里,突然看见不远处正走来一个身影,不免地心情都大好了起来,但是没过两秒他就愣住了。

勇利其实并没有多大变化,那件黑色的短节目服装本身就是半透明的,这回是直接上了一层纱,肌肤隐隐约约能够看见一些,亮片依旧闪闪发光,衣袖下有一层长长的黑纱,仔细看会发现,勇利画了一点妆,和之前自己的烟熏妆并不同,勇利画长了自己的眼线,以及黑色的眼影,眉毛也画的更干净,却总有种缠绵不已的感觉,他还搽了一些唇彩,典型的咬唇妆,诱人饱满而嫣红的嘴唇微微勾起,尤里听见自己咽了一口唾沫。

勇利一直保持着微笑,来到尤里面前,梳起刘海的他露出了光洁的额头,使得那眉眼中的每一分神态都更加露骨。

“嘿,亲爱的,过得好吗?”勇利踮起脚尖,他知道周围的观众已经安静了,静静地听着看着两人的互动。

“你这是什么主题?”尤里问道,可是对方只是颦颦一笑,双手勾着尤里的脖颈,

“我们应该开始了。”

随后,他拿掉了冰刀的软刀套,径自滑进了冰场,尤里看着他展开双手,黑纱随着风向后飘动,然后尤里意识到,进入冰场后的勇利,变了。

无论是气场,还是眼神。

音乐慢慢流入空气中,小提琴微微尖锐的声线流入耳中,轻轻爱抚着鼓膜,同时勇利开始舞动,轻柔地在冰面上舞蹈,柔软的四肢舒展开来,动作缓而轻,眼中泛滥着属于上帝的白云般的雾气,只是那红棕色的瞳孔却像是在抑制着什么。

掐着乐点,勇利的左前脚外刃猛然一点,起跳后在空中转够圈数便轻盈落地,脸上是依旧自信的笑容,只是多了一分傲慢。

然后依旧是轻柔的舞步,随着音乐的节奏逐渐变强,小提琴的声线越来越尖锐,每一个音符都在预示着高潮的来临,勇利的左脚外刃轻轻在冰上滑行一小段时间后,左脚冰刀齿一下子轻盈地点冰,起跳。

观众一片哗然。

“前半放一个后外点冰跳这是疯了吗?”

“天,太拼了。”

尤里已经顾不得心里暗自骂勇利就一下子滑出去,在勇利转够圈数落下时稳稳地接住了勇利然后轻轻放在地上,而此时,高潮部分的音乐来临。

勇利周身的气息一瞬间再次变了样,尤里看见他那红棕色的瞳孔变的越来越艳红,双手高高举起,高扬起头颅,露出白皙的脖颈,喉结附近还布有密密的汗珠,由于高举的双手,衣袖的那两层黑纱在空中舞动,犹如黑天鹅展翅在水面上舞蹈,勇利优美地滑动,尤里凭着美奈子教的一步步跟随着勇利,掐着乐点双手扶上勇利的腰部,使用巧劲一个将他托起,此刻中提琴的声音变的浑厚,与小提琴缠绵着,两人迎来了第一个双人跳。

后外点冰三周跳,勇利明显地趔趄了一下,但是那丝毫不影响他的气场,仿佛这个世界是剩下他们两人在共同起舞。

其实曲子已经差不多来临了后半,尤里看见勇利眼中的神情已经近乎疯狂,却媚眼如丝,唇角一直勾起,犹如病态般的神情深深催动了尤里的心。

勇利的光芒开始让他觉得离自己根本遥不可及,就像高高在上的黑天鹅女王,属于自己的威严,妩媚多姿,藐视一切觊觎自己美貌的人。

黑天鹅!

这三个字在尤里心中高声大喊,唇角勾起的幅度更大。

那么自己也不能做一只普通的白天鹅,尤里这么想着,在与勇利指尖相碰的一刻,猛然与对方的手十指紧扣,一下子使力,将对方搂入自己怀里,沉重地在那唇上轻吻,这已经超出了一开始舞蹈的计划范围,但是勇利没有拒绝,他柔软的双手撩起尤里的几缕金发,在手指上绕圈,张口,嫣红的火舌轻轻碰了碰对方的舌尖,丝毫不留痕迹地退出,还不忘在尤里唇角舔了舔,逃出了对方的怀抱。

啧……该死的妖精。

尤里不爽地啧了一声,对方香艳的气息还残留在口中,充斥了他整个口腔,令人沉迷,他决定好好跳完这段舞蹈。

终于,音调慢慢弱了下来,在一刻间又立刻加强了好几个音符,在这同时,两人同时起跳,3+4跳跃,台下的观众已经开始鼓掌和欢呼。

音乐渐渐减弱,中提琴已经走下了舞台,小提琴结束了最后一个尾音,勇利以直挺地站在冰面上,伸出一只手,眼神高傲魅惑,而尤里则单膝跪地,左手背在身后,金发为了面前的男人而垂下,另一只手托着勇利的一只手,吻在那光滑的手背上。

“啪啪啪——”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太棒了啊啊啊——”美奈子也失控地大喊着,眼中蓄满了晶莹的液体。

“哈……哈……”勇利失控地喘着气,好不容易顺下了一口气,干咽了一口唾沫,握住尤里的手,对方起身,回握住他的手,两人一起鞠躬……

那么这次自由滑便完美结束了。

……

“我所有的一切变化,都是为了让你能够迷上我。”

“遵命,女王陛下。”

评论(1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