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啊

一个沉迷于耽美和玄幻以及各种奇怪癖好的读者兼写手,有点猥琐,吃货一枚,爱睡觉,外号小猪猪(滚 /爱好语c看书码字打LOL听歌以及调戏良家妇女的性别不明的淫荡之人以及最最重要的一点——我是女王,还有就是——求别催更——

【因修】罪与罚记梗

现代架空paro√

双向犯罪√

楔子第一章什么的还早√

只是记个梗√

灵感来源于俄罗斯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的《罪与罚》一书

————————————————

阿修罗杀了人,在俄罗斯寒冷的冬天杀了人,当时他的热病已经发作了,但是他还是拿着斧头砍死了那个吝啬的房东以及她那美丽可怜的妹妹。

然后他就像一具行尸走肉,却仔仔细细地处理好现场,将斧头上黏糊的血液洗去,慌慌张张地离开,却忘了裤脚还沾着女人的血液。

回去的路上却被人堵在了小巷子,被对方看见裤脚上的血液时,自己已经无法动弹,然后,他就遇到了他。

……

当他昏昏沉沉醒来时,那个男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他的亲弟弟,但那个男人却很有钱,而自己总是因为没钱上不了大学,也治不了热病,男人知道自己犯了罪,却温柔地包庇了,然而自己却一次又一次地仗着他的权利一次又一次地“犯罪”,当然,最后迎来了惩罚,他却一句话将自己推开,锒铛入狱。

不过,故事并没有完结。

————————————————

绝对he!!!!

绝对……

对……

应该……

【佐鸣】《面具》abo强强/黑道梗/ooc/副cp/车有

chapter23: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
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飞鸟集》

——————————————

“这……斑……”柱间不安地看向斑,“怎么办?”

“我看估计很快又要开战,先赶紧回去吧。”斑的眼神看上去是那样严肃,他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对了……你……为什么身手这么好?”柱间问道,他不想知道答案,因为对方极有可能是自己的敌人,他们在相遇的时候只告诉了对方名字,而并非带着姓,而且身手都十分不错,他不敢妄想,不对,他不敢想象如果双方都知道了自己是对立关系的时候,他该怎么办。

“先不说这个,可以吗?”斑握住柱间的手,抚平他眼中的不安情绪,给予他安全感。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柱间有些着急,他紧紧地回握住斑的手,眉头难得地紧蹩。

“嗯,你说。”斑的语气很平静,静静地听着他说话,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气,刺鼻地令人作呕。

“我……可能喜欢你。”柱间说完就红了脸,还没等对方回复,就一下子起身跑掉,还大喊着,

“再见!下次我们还要在这里见面!”

斑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我……被抢先了?”

——————————————

“我回来了……”柱间回到家的时候还喘着气,结果看见扉间和父亲都正襟危坐着,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柱间,坐下。”佛间平静地说着,从他的眼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但那种威严感就像与生俱来一般,好似暴风雨前的宁静,却压的柱间不敢喘大气。

“父亲。”柱间坐在他对立的地方,有些紧张,几滴汗珠自鼻尖、额际滑落,被他一把抹掉。

“说吧,最近几天出去是和谁在一起?”佛间直视着柱间。

“什么?”柱间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还有些不确定。

“扉间已经全部告诉我了,你还想隐瞒到什么时候?说吧,他是谁?”佛间一下子放高了声响,语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愤怒。

“我……”柱间看向扉间,眼中依旧充斥着不可置信的神情。

“大哥,要不是我跟踪你,你是不是还想和他继续这样下去?”扉间一拍桌子,明显地对于斑是十分排斥的。

“斑又不是坏人!你们不许这么说他!”柱间激动地站了起来,但是下一秒他的左脸就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啪!”

扉间愣了愣,看见柱间的眼神在一瞬间空洞了半晌,心里难受的紧。

“他就是敌人,宇智波斑,宇智波田岛的大儿子,他这么强,你居然还搞不清楚状况!枉你是我的儿子!”佛间愤怒地看着柱间,双手气的发抖。

“那……你想怎么样。”柱间沉下脸色,左脸很快就红肿了起来,疼的他眼眶泛着生理泪水。

佛间平静了心情。

……

——————————————

柱间和斑再次相见的时候的确是第二天,两人隔着那条南贺川,河水汩汩地向着下游流着,两人一边走,同时手里的石头向前扔了出去,在通过水面的几个“噗通噗通”声之后,各自到了对方的手里,在看见石头的时候,两人不由得愣住了。

两块石头上,分别写着同样的字眼——快跑!

但是就算提醒了也不可能来得及,双方都分别闪出了两个身影,同时强大的信息素就像利刃直逼着对面。

“哼,就知道你想到跟我是一样的。”宇智波田岛冷哼一声,站在第一个,同时第二个是另一个黑发男孩,最后才是斑。

而柱间这边也是一样,佛间站在最前方,扉间与对面那个男孩对峙着,同样最后站着的是柱间。

斑能够看见柱间的眼神已经渐渐变得无助,他捏紧了拳头,却不知作何反应。

“犬子教养不周,日后还请多多指教。”佛间的语气并不是怎么好,语一出就冲过去和对方缠打在一起。

而双方的第二子——宇智波泉奈和扉间,同时扔出了暗器,都是精准的死角,却同样没来得及躲过。

“叮——”

柱间的手还在发抖,他护住了自己的弟弟,对面是斑,手握着银匕首,同样护住了自己的弟弟,但这意味着从今往后,两人就处于对立关系。

“啊……看来是不可能再在一起打水漂了吧——”

柱间苦涩地想着,猛然发现面前的斑,哪里变了,一种十分暴戾狠辣的气息扑面而来,以及他的那双眼睛——写轮眼。

“父亲!你看大哥的眼睛!”泉奈似乎十分惊喜,宇智波田岛斜睨了一眼斑,便不再说什么。

那就……

为敌吧。

。。。

自此,每一次上战场,斑永远是和柱间对战,却每次都战的不分上下……

“叮——嘭——”

兵刃相向的声音听上去已经不再刺耳,血液的腥气也不再令柱间觉得难受地令人作呕,每一次战斗他都在拼命,他未曾输过,却也未曾赢过,对于那最强大的对手的爱,只能深深埋在心底,他不敢扼杀,只得默默埋在心底……

————————————————

“柱间叔叔?”鸣人伸出手在柱间眼前晃了晃。

“啊?怎么了?”柱间急急忙忙回神,看向鸣人,那双蓝的彻底的眸子倒让他又开始有些出神。

“所以你倒是继续分析啊,宇智波斑还有另外的特点吗?”鸣人半抱怨地说着,坐在椅子上。

“鸣人——想听我和他的故事吗?”柱间沉吟片刻,最终吐出了这样一句话。

  鸣人直视了他很久,才开口道:“当然要。”

————————

感觉在写斑柱回忆却打着佐鸣的tag有点抱歉,但是这只是副cp!!!!保证第三个故事就是佐鸣!!!




甜极了

喬:

不管多熱都不想分開的維勇夫夫

既然不牽手,那至少也得勾勾手指尾

分開幾秒都不願意的萬年熱戀期



單身狗真好,再熱都不會有這種煩惱(委屈地哭了起來

记梗/站tag抱歉

阿富汗豢养男宠的梗

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梗但是得延迟/毕竟坑不能太多

站tag抱歉抱歉抱歉——十分抱歉——

【维勇/尤勇】《冷空似璃》/如题玻璃渣

🐷还是那么爱在玻璃渣里写长长的遗言……

维勇+尤勇(不是因为后宫什么的,这篇文只是为了显示社会与人性,🐷不觉得这很过分)

主讲人性与社会和爱情给予的暴力,不要害怕,

这一切只是爱。

听着东京喰种的《glassy sky》来的灵感想要写一篇玻璃渣2333

青空如璃
仅需我仍依存在的你
将成为我的一部分
冷空似璃
我碎成一片片……

——————————————
俄罗斯的气温一如既往的寒冷,尤里一如既往地前往亚洲人的家中……送饭。

用钥匙开了门,里面又是一团糟:到处都是奇奇怪怪的书,还有报纸等等,当看见蜷缩在正中间用一本书盖住了脸颊的勇利时,尤里紧了紧拿着盒饭的手,把盒饭放在一片狼藉的茶几上,开始收拾茶几。

“喂,炸猪排,起来吃饭了。”尤里的声线太过平静,内心却无比抽痛。

“啊——尤拉奇卡。”勇利醒了过来,把脸上的书拿开,坐了起来,却一阵微小的痉挛,敏锐的尤里立刻走过去,蹲在勇利面前,关切地问道:

“又胃疼了?还好吗?”

“我没事。”

勇利虚弱的脸蛋过于苍白无力,知道原因的尤里既心疼又恼火。

“你还是没有放下维克托。”尤里站起来,面色铁青,瞳孔中的神色偏冷,“和你说过很多次了,他已经死了,那样大的地震,搜救队也没有找到他,不是死了是什么,已经两年了,你却总是不答应建坟墓,你难道还以为他活着吗?”

闻言勇利没来由地开始恐慌,不愿相信维克托已经死亡的事实。

维克托和勇利,两年前,遭遇了一场地震,维克托却不幸遭遇了不测,只是把勇利拼死救下,然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勇利至今还犹新记得,维克托最后的笑颜,居然只有温暖,冰蓝色的眸子就像被阳光洗涤一般的清澈,比大海还纯粹深邃……

他说,

勇利,再见。


勇利自那以后心智就很不稳定,有时候他会发了疯一样在街上大闹,鼻涕眼泪挂满整张脸,不说狼狈,只有心疼可言。

知道一切的尤里自然是心疼到心碎,每次勇利发疯都会把勇利紧紧抱在怀里什么也不说,直到他冷静下来为止。

半年后经过心理调剂和治疗的勇利安稳了许多,尤里一直陪在他身边,而勇利在那天夜里,突然说了一句话,那是尤里一辈子都不曾想到的,无可触及的一句话。

“尤里奥,我们交往吧。”





但是尤里知道,勇利只是在他身上找感觉而已,他尽力地呵护他,把他当易碎的玻璃一般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上,对于玻璃尖锐的棱角割伤了自己也毫不在意,只是一昧地想要保护这令人疼惜的玻璃心。

但是实际上最痛苦的还是尤里,纵然做了恋人,勇利的态度也未曾改变,一天到晚闷在家里,尤里每次回家家里都是一片狼藉,到后来,尤里的心简直碎的无法再拼凑,却还是像抱着一丝希望一般,在空中豢养着那最后一片碎片。

“不……他没死……不可能……没有的……没有的!”勇利的精神又开始不稳定,以往的尤里只会立刻慌了神地去安慰精神脆弱的可怜亚洲人,可是今天的尤里真的忍无可忍,他太爱他了,他看不得自己最爱的人为了他自己最爱的人而在这里发疯,他扬起手扇了他一个耳光。

清脆的声响回荡在客厅,勇利彻底愣了,无神的眼睛看向尤里,眼泪瞬间尽数流了下来。

“说了半天,你爱的还是他,既然这样,有本事就别让我做你的恋人啊,你这个样子,到最后痛苦的还不是我吗?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那么爱你,但是,勇利,胜生勇利,但是胜生勇利这个人爱的人不是我,他却是我的恋人,这多讽刺,你还要伤害我到什么时候!”尤里失控地推倒勇利,欺身而上直接狠狠地咬住对方的唇。

勇利不反抗,泪水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尤里的手甚至开始侵犯他……

尤里·æ™®åˆ©èµ›æï¼Œæœ€çˆ±èƒœç”Ÿå‹‡åˆ©ï¼Œè¿™ä¸€æ™šï¼Œä»–无尽地肆虐着勇利,就像失控的野兽,将支离破碎的勇利撕裂着,

勇利无尽的呻吟,发出疼痛的喘息,哭腔令人怜惜,娇弱的身子被尤里一次又一次地索要,却硬是不反抗。

大概,他自己心里也是有愧于尤里的吧。

茶几上的饭菜彻底凉了,就像某颗心。

————————————

勇利是第二天大中午醒的,身旁没有人,狼藉的家已经被收拾地干干净净,全身都在疼,走路都费力,勇利赤身裸体地来到镜子前,看着自己狼狈却被清洗干净的身躯,从衣柜取下衣服随意穿了一套,也不管全身的疼痛,甚至连钥匙手机都没有拿,开门就走了出去。

勇利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大街上,厚重的刘海盖住无神的眸子,现在下着绵绵细雨,打湿了他的外套。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勇利半垂着头,却不巧撞上了一个宽厚的肩膀。

“抱歉……”下意识地道了歉,勇利想要转身离开这里。

“等等!”对方却喊住了自己,勇利转头一看,对方的神色看上去有些凶悍,以及,他看上去心情并不怎么好。

“虽然很多人说我不讲理,可是我受了伤,你把我撞疼了。”那人拧着手指骨转着脑袋,手指发出了可怕的“咔啪咔啪”的声音,勇利的瞳孔慢慢缩小,得知对方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一步步后退,最后还是被一圈撂倒在地。

浑身的酸痛加上被挨了一拳的肚子给予他的疼痛就足以让他爬不起来了,那人对自己拳打脚踢着,衣领被他不小心扯开,那红痕一下子就暴露在了空气中。

“哟,是个死gay啊,真是恶心,我最讨厌同性恋了!”那人残暴地踢开他……

痛……啊,好像不痛……

。。。

当尤里发现勇利的时候,勇利已经差不多快昏了过去,他其实是来街上闲逛的,就是没想到遇上勇利被暴力,当时就怒火冲天地冲上去给了他一拳,然后两人就扭打在了一起。

当时围了很多人,等到警察来的时候那人才得以没有被尤里打断手骨,但是尤里也受了很重的伤。

。。。

“就是这样。”尤里说完了口供,警察将本子合上,放在桌上。

“好的,殴打罪,对方会拘留半年,而你,拘留两个星期吧。”他说完就打算出门。

“等等。”尤里叫住了他,他的左眼被白色的眼罩包住,身上多多少少缠着一些绷带。

“还有事吗?”对方投来疑惑的神情。

“能不能让我看看他,还有,我要和你谈一件事。”尤里语气十分平淡。

“我想我暂且可以听听你要和我谈的事情。”那人饶有兴趣地面对他。

“从刚开始我就觉得了……”

。。。

尤里只去看了勇利半小时,勇利安然地睡在病床上,听医生说,胳膊骨折,脚踝骨裂,头部收到重创,能不能醒来还是个问题,另外,医生的其中一句话令尤里差点疯掉。

“这位病人的生还意识好像很弱,愿不愿意醒过来,就看他的了。”

生还意识很弱……

尤里咬紧了牙,轻轻握住勇利的手:“勇利,请醒过来,我求你了,我找到维克托了。”

之后,尤里把这段话录了下来,一直放在勇利的床头,不断的循环,而那个答应帮尤里的警察,就是他所说的维克托。

从刚开始见面时,尤里就觉得他很像维克托,他叫萨利德·çˆ±å°”兰,是莫斯科人,和维克托一样是一头纯粹的银发,冰蓝色的眼睛却透着几分冰绿色,五官着实有些像,但鼻子和唇线和维克托还是有着区别,尤里和他说过,他希望萨利德一直陪在勇利床头。

大概是维克托这个字眼对于勇利来说比较敏感,勇利在听录音的第五天醒了过来,他看见了萨利德,果然认成了维克托。

“维克托……?”勇利发出蚊子般细弱的声音。

“……嗯。”萨利德轻轻地应着。

“你回来了啊……”勇利绽放了他第一个笑容,虚弱且苍白,但很真实。

萨利德由内到外地开始心疼尤里和勇利。

之后的几天,萨利德一直陪着勇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勇利还是无法振作,身体愈来愈差,无论打什么点滴,无论吃多少药,身体只会越来越差,勇利常常咳嗽到半夜,咳嗽到嗓子嘶哑,说不出话。

而尤里,则是在拘留所安担地呆着,却一句话不说,总是一个人呆着,金发顺着脸侧滑下,遮住侧脸,却显得那身子单薄起来……还有孤独。

一个星期过了一天,勇利昏了过去,萨利德当时就失控了,他并没有和勇利说过几句话,一天说的话不超过五句,这一点萨利德也不清楚,但是当勇利昏过去的时候他慌了,尤里交代他,求他拜托勇利快些振作,现在情况却在恶化,心就会像在滴血,他叫来了医生,送进了急诊室。

长达几个小时的抢救,医生出来了,他的步伐缓慢,延迟,萨利德似乎看穿了什么,跑过去抓着医生的肩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已经不行了,大概还能撑个两三天,做好准备吧。”

残忍的话语深深刺痛了他的耳朵,萨利德突然庆幸听到这话的是自己而不是尤里,不然他想尤里肯定会疯掉的。

已经无力回天了么……

。。。

萨利德来到病房,在勇利的病床前站了很久,低垂着头。

“咳咳……你……”勇利开口,那嘶哑微弱的声音撕扯着萨利德的心,破开几道深刻的伤疤。

“我……我知道你不是他……他死了……”勇利开始断断续续地说话。

“你……”闻言萨利德的瞳孔缩至针尖般大小。

“所以……就算怎么样都没用了……我很感谢你……但是……走之前,拜托……让我见一次……见一次尤里……奥……”勇利虚弱地微笑着,毫无血色的唇一张一合,却笑的那样温柔无害,眼神淡然柔和,整个人已经毫无生气。

。。。

当尤里了解到勇利的状况时,已经是两天后,他的态度很平淡,一直到出了拘留所时他都没什么表情,只有萨利德能看出来,他眼中布满血丝,净是痛苦和绝望。

将他带到勇利的病房时,勇利的样貌着实刺痛了尤里的心,泪水没控制住,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尤里奥……坐下哦。”勇利强撑着自己说话能够不断断续续。

“嗯。”

“尤里奥,我知道,你爱我,维克托的死,这段时间我一直不能接受,我的状况……你也看在眼里……我知道……你才是最难过的那个……这些日子,还是得感谢你……陪伴我到最后,虽然被他打成这个样子,但是我在昏过去的时候啊,看见了哦,你流眼泪了,什么嘛,你别哭了……比我还能哭……好好听我说……就是啊……维克托……不对……怎么又扯上他了……好吧,还是得说的,我爱着维克托,但我感激你那么爱我,看不见维克托的这段时间我感觉很冷,就像玻璃渣在刺着我的心,无论怎样我都热不起来,总是冷的蜷缩成一团,但是……你在陪着我……给了我那一丝光亮与温暖……但我还是颓废了……我啊……真的很爱维克托……呐……尤拉,谢谢你这么爱我,对不起,以后啊,世界上不会再有两个yuri了,呐,请你好好活下来……我啊……终于能够看见他了……谢谢你……那么爱我……请……陪我度过这最后的时光……尤拉……别哭了……我在……”

“我在……”

“我……”

“在……”

勇利合上了眼睛。

“不。”尤里狠狠地吸了吸通红的鼻子。

“你不在。”他哽咽着,任由泪水洗礼着脸庞,润湿着冰绿色的瞳孔。

“但是……有一点十分残酷。”









“我还在啊……”







“我也好冷……”







【佐鸣】《面具》abo强强/黑道梗/ooc/副cp/车有

chapter22:

我们那么爱,
却爱到了分开,
只剩回忆还在继续辗转的交战。
           歌曲《如果没有离开》——潘虹樾

——————————————

“父亲,那我出门了。”

稚嫩清脆的嗓音回荡在室内,然后就从不远处传来了关门声和踏着木履鞋的声音。

直到那声音渐渐远去,到听不见之后,扉间才从厨房出来,看向自己的父亲——千手佛间。

“父亲,大哥真的没问题吗?”前段时间千手家族刚和宇智波家族对战,柱间失去了他亲爱的弟弟,扉间犹新记得柱间那时的表情,一向开朗的柱间消沉了许久,今天突然提出说要出去走走,佛间到也没挽留,任由着他出去了。

“但愿吧,柱间的天赋蛮高的,也许他就是能够继承我的位子的人。”佛间看着窗外,若有所思地说着。

柱间实际上并没有恢复,他一如既往的消沉着,短短的黑发柔顺地散在脑后,厚重的刘海倒是给人增添了几分老实感。

不知不觉来到了一条河边,柱间才想起来,自己已经走到了千手家族和宇智波家族的分界点——南贺川。

“唉。”柱间无精打采地随便抓了一颗小石头,出神地盯着河面,好半天挥起手,将石头飞了出去。

小石子在水面上“噗通、噗通”地弹了好几下,才沉下去,泛起一阵阵涟漪,倒是惊动了水中的鱼,纷纷杂乱无章地四处乱游。

“你怎么做到的?”倏然间一道明快的声音响起,柱间疑惑地顺着对面看去,哦,那是一个年龄和他相仿的孩子,黑发就好像是炸开的一样,看上去发质很硬,但是却顺着风飘摇着,因此柱间将这个想法从脑中摇掉。

“你说打水漂?”柱间放大了声音,使得对方也听的十分清楚。

“对啊,教我。”那孩子一下子就越过了河跳了过来,捡了两块石头,递给柱间一块。

“诶——就是,要这样……才会噗通噗通的……”柱间再次做了一个示范,大概是小孩子的注意力容易被转移,因此他将注意力完全花在了打水漂上。

石子在澄澈的水中噗通噗通地弹跳着,一直到很远,才沉入水底。

“好嘞,看我的!”那孩子撸起袖子,就扔了一块石头过去,结果那石头却直接沉了下去,他整个脸色都变了。

“啊?!怎么会这样!”男孩不可置信地抱怨着,却再次拿起一块石头……

那孩子不停地扔石头,柱间却呆呆地看着他好久。

“看我干嘛?”孩子看向柱间。

“没,只是觉得你好笨,看着啊。”柱间拿起一块石子,放在那孩子手上,手把手地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将手指该捏住的地方摆摆好。

“记得要小臂用力,预备——打!”

那孩子把石头扔了出去。

“噗通,噗通,噗通。”石头在水面上弹跳了三次,便沉了下去。

“啊!为什么你第一次成功就打到了三次!”柱间目瞪口呆地看向那孩子。

“因为我比你聪明,蘑菇头。”他嘚瑟地笑了笑,擅自给柱间取了外号。

“蘑……你……原来是我的错……”柱间一下子转身蹲在地上画圈圈,周身散发着名属消沉的低气压。

“呃……你别这样啊,我不过就是叫了你一句蘑菇头啊。”那孩子明显有点手忙脚乱,摆了摆手。

“也是啊……不过就是叫了一句蘑菇头啊……”那孩子看见柱间的头更低了低,不由得叹了口气。

“喂,把你的名字告诉我,我就不叫了。”

柱间一愣,转头,那孩子半蹲着,左手撑在膝盖上,伸出了右手,脸上挂着明朗的笑容。

“……柱间。”柱间握上了那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手。

“好啊,我叫斑。”孩子握紧了那只手,把柱间拉了起来。

那便是两人的相遇了,之后柱间就和斑成为了好朋友,柱间天天往外跑,斑也总是天天在这里等他,他们一见面,打招呼的方式不是招手并且互相叫名字,而是捡起一块石头,自对面而打过去,打到对方手中,便笑着走到一起。

。。。

“噗通……噗通……”

咦?有人在打水漂吗?

柱间猛然意识到是自己的心在跳,呆愣地抚上了胸口。

我的心里,有人在打水漂吗?

喔……它跳的好快。

“你在干什么?”斑察觉到柱间的举动,关切地问道,“哪里不舒服吗?”

“嗯,没有,没事啦!”柱间笑嘻嘻地挠了挠后脑勺。

。。。

柱间搞不懂那是什么,他们在一起呆了一整年,在南贺川制造了许多的回忆,而柱间,心底那一棵幼苗,渐渐生根发芽,越长越大,最后笼罩了他整颗心。

。。。

“斑!你看!”柱间拉着斑走到一处已经枯死的草丛。

“干嘛?”斑随着柱间蹲下,看他笑的一脸神秘,狐疑地盯着他。

“你看着哦~”柱间笑的傻里傻气的,伸出手,轻轻放在其中一棵枯草的周围,仅仅两秒钟,那枯草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变绿,变得肥嫩、挺立,最后变成了一株鲜草。

而斑也在他的周身闻到了一股薄荷的清香,沁人心脾,反倒让他想要闻到更多,他惊奇地看着柱间把小草又衰变盛的整个过程,途中还狠狠地吸了一把那薄荷香。

“哦——好厉害!”斑惊叹道,和正在傻笑的柱间对视,“你怎么做到的?”

柱间的瞳眸澄澈天真,还有着属于孩童的那一股幼稚,还倒映出了斑的容颜,那一刻,斑被他吸引住了。

“这是我的信息系哦~我弟弟说我信息素的气味很香呢!”柱间骄傲地抬了抬下巴。

“诶~那你是omega还是beta呢,还是说,是alpha,不过alpha应该不可能的吧,你这么傻。”斑先是一脸八卦地看向柱间,说到alpha时转身站起来,双手抱着后脑勺,一脸“自己的话是对的”的神情。

“哼!是alpha噢!”柱间赌气地站起来,对着斑吐了吐舌头。

“哟,巧了,我也是。”斑得意地转过身,笑着说。

柱间直接坐在地上,神色反倒认真了起来:“斑……”

“嗯?”斑也做到了他旁边,看向柱间。

“我不想打仗了……这个世界真的好混乱……如果和平能够来临的话就好了。”柱间看向天空,那眼中满是憧憬和强烈的渴望……还有淡淡的怆然。

“我也是这么想的!”斑中气十足地回答着,也看向天空,湛蓝的天空并非毫无杂质,仔细看还泛着微微的灰黑色——那是战火和硝烟的颜色。

两人静默了几秒,柱间突然很大声很坚定地说了一句:“那就让我来制造和平!”

斑看着柱间,眨了眨眼睛,勾起唇角:“我也要加入!”

“真的吗!?太好了!”斑看着柱间的眼神中有什么在发光,无比吸引着他。

“我们要平定战争,还要建立一个维护和平的组织,我想让这个天空变得毫无杂质,完全湛蓝……”柱间滔滔不绝地说着,眼中散发着亮晶晶的光芒,斑耐心地听他说,眼睛一刻不转地盯着他的眼睛,被里面的光芒所吸引,就像无底的漩涡,将他吸入;就像毒药,让他上瘾……无法自拔。

两个幼稚的孩童就这样在南贺川度过了愉快的上午。

但是异变却总是喜欢发生在下午。

“斑,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柱间耸了耸鼻子,闻到一股令他熟悉至极却十分厌恶的味道,他一时间想不起来这是什么味道。

“嗯,闻到了……这是……”斑站了起来,眼神一开始有些不确定,下一秒等待味道更加清晰时,他的瞳孔猛然急剧收缩。

“这是血的味道!”斑叫道,立刻顺着味道传来的地方跑去。

柱间太讨厌这股味道了,却跟着斑一起跑过去,才没跑几步,就看见南贺川河面上已经浮着些许血丝,再往前看去,血丝越来越多,最后在最前方看见河面上飘着一个仰躺着的人——他就是血丝来源。

斑率先来到他的旁边,把他捞起到岸上,急急忙忙探了探呼吸,手指都颤抖了。

“已经……死了……”


【佐鸣】《面具》abo强强/黑道梗/ooc/副cp/车有/

chapter21:

夏天的飞鸟,飞到我窗前唱歌,又飞去了;
秋天的黄叶,它们没有什么可唱,只叹息一声,飞落在那里。
                             ——《飞鸟集》

————————————————

“柱间,你帮我看看我的眼镜。”男人捂着眼睛走到柱间面前。

“诶?眼睛怎么了?”柱间想要把那只捂着眼睛的手拿开,却扳不开。

“嗯——有点痛。”斑拿下了手。

“嘣!”

柱间跌在了地上,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他刚刚抬头,就愣住了。

繁复血红的花纹就像刻上去的一样,瑰丽冰冷地镶嵌在眼中,强大乖张的信息素包裹着他,侵袭着柱间的大脑,反倒斑的神情,泰然却又疯狂地咧开嘴笑着。

“你看,柱间,我把泉奈杀了哦。”斑的声线听上去还有些颤抖,就像背负着无尽的压力与黑暗。

“然后我得到了这双眼睛。”他走近柱间,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还反应不过来的长发男人。

“但是啊,明明是更强大的力量,可是我的眼睛好痛。”斑摸上了眼廓,手指轻轻挤压着眼球,目不转睛地盯着柱间。

“斑……”柱间不知该说什么,双手颤抖着,心也跟着抽搐。

“泉奈是我唯一的家人,我们族和你们打了这么久,然后,我就遇上这样的事,目睹手足在眼前死亡……可是却对你下不了手。”斑抓住了柱间的手腕,大力到似乎要把手骨捏断。

“就因为我爱上了你!就因为我们是一对恋人!然后,我们为了爱,我失去的最后的亲人,你呢,你还有扉间,你还有弟弟,你这么阳光,我被你逼上了绝路!因为我没有你不行!!”斑疯狂地将柱间推在地上,散发着的信息素暴戾恣睢,尖锐冰冷。

柱间被压的喘不过气,冷汗布满了一身,他不敢放出信息素保护自己,因为是他伤害了他,他没有资格……

“柱间,我们停战,然后,不要再来往了。”斑撂下一句话,背过身,不让柱间看见自己眼眶中的那一滴泪水和声线的最后一丝哽咽,大步离开,毫无留恋之意。

柱间感到自己越来越难受,心就像被人用带着倒刺的锁链不断地扯动,鲜血淋漓。




不要……









不要抛下我……








求你了……














实在恨我的话……














多宁愿你杀了我……














也请不要折磨我……

——————————————

柱间是一瞬间惊醒的,发现自己满身冷汗,濡湿了衣料和额际的发,使其紧紧贴在肌肤上,半透明地露出些许健康小麦色肌肤,却和苍白的脸色和明显毫无血色的嘴唇形成对比,胸膛大幅度地一上一下起伏着,暴露了主人此刻的心情。

“呼——”柱间看了看周围,是自己的房间,松了一口气,放松了一下便躺在床上,将右手小臂搁在额头上,半掩住纯粹原色的黑眸。

怎么又是这个梦……

“柱间大叔——起床了!太阳晒屁股了!”鸣人大力地拉开了柱间的房间门,时隔两年,十五岁的鸣人个子长得很快,那双蓝眸倒也没有失去儿时的活跃,璀璨的金发依旧如阳光般闪耀,脸上的猫须服帖软软地趴在脸上,增添了几分活力。

“啊,鸣人啊,辛苦你了,还要叫我起床。”柱间坐起来,抱歉地笑了笑。

“这不算什么啦!”鸣人大大咧咧地跑过来,一巴掌拍在柱间肩膀上,“对啦,你这还有抑制剂嘛!”

容我再为读者介绍一下,漩涡鸣人,十五岁,孤儿,儿时见证了母亲的死亡,没见过父亲,十三岁被千手柱间收养,几月后执行了第一个长期任务,半月完成,重伤而归,十四岁自然觉醒另一性别确定是omega,但是属于高层机密,只有旗木卡卡西,千手柱间,鸣人知道——omega在这个黑道社会上很难混下去,于是对外宣称是一个alpha。

“发情期要来了?”柱间问,同时站起来,走向一旁的柜子翻找着什么。

“也不算吧,还有大半个月,但是早点备着也蛮好的嘛。”鸣人嘿嘿笑着,挠着后脑勺。

“找到了。”柱间拿出一盒药液,一共五瓶,里面是鸣人眼睛的颜色——如海般深蓝色。

——————————————

“所以,你是让我潜入那里把这种抑制剂偷出来?”佐助单手托着下巴,坐在椅子上,另一只手拿着一张照片,是“微笑小丑”的omega服用抑制剂的照片。

“没错,这是他们新研制的抑制剂,只要知道配方,就可以研制出让这个完全没用的药剂,我已经让带土去查那边的omega大致有多少了,上一次调查是七年前,由于首领自己本身实际上就是一个omega,所以他对于第二性别没有特别的高低意识,只要是他满意的,就可以留在那,怎么样,是个任性的人吧?”斑脸上挂着讽刺的笑。

“再怎么任性也是你以往的恋人。”佐助站起来的一瞬间突然躲开,半秒后已经在门口,他斜视了一眼斑手中的暗器:“这么久了,你总是喜欢玩这种把戏。”

“十次以内不还是照样被我击中六次。”斑收回暗器,走向大门,“跟我来。”

晓基地的地下二十七层是兵器库,无论什么型号的枪,匕首,长剑都有,并且杀伤极高。

“也许你毕竟适合长剑。”斑说,不知从哪翻出一把用绷带绑的十分厚实的剑,扔给佐助。

“要是你能驾驭它,这把剑就是你的了。”斑说。

佐助在接到剑的同时就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剑并不重,但是那股压力就像心魔,可以随时在你失控的时候驾驭你的心灵。

“它名为草薙,由一位无名的复仇者所打造,充斥着无穷的憎恶,阴气很重,一般的人会被剑内的那股憎恶感吞噬,使用过它的人不出四天就变成了一具干尸,怎样,想要么,复仇者?还是说,你打算用别的。”斑的声线十分冷静,可怕的故事自他喉咙里出来就像在轻描淡写地述说着今天发生了什么一般轻松。

“有意思,作为复仇者,如果无法驾驭他,我就白活了这十五年。”佐助眼中冷意更甚,那是最完全的乖张暴戾,比地狱还要黑暗罪恶,比任何都要冰冷。

————————————————————

第二个故事开始啦——主要就是俩首领之间的爱恨情仇2333,问一句嗷,大家是站斑柱呢,还是柱斑呢~

      



【佐鸣超短小段子第五发】

鸣人跟佐助去应酬吃饭,大概是因为高兴,鸣人一直在喝酒。

“啊哈哈佐助你也喝啊!”

一杯酒灌下去。

“啊哈哈你怎么不继续喝了嘞,喝丫佐助。”

又一杯酒灌下去。

佐助还好,他醉不了,只是每当他看着某人通红的脸颊和越来越迷离的蓝眸时,一种名为占有欲的感情在脑海中催化。

“呃……嗝!”鸣人喝醉了,倒在桌上呼呼大睡。

“真是受不了,佐助你先把他带回去吧。”小樱无奈地说。

“嗯。”



回去的路上。

“唔……嗝……嘿嘿嘿。”不知何时背上的人儿醒了,一边打嗝一边傻笑着。

“你在笑什么,吊车尾的。”

“没有啦,只是想起来十三岁的时候有一次佐助也是这样背着我回去的。”鸣人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却一口酒气洒在佐助脸上。

“一股酒气,臭死了。”嘴巴上损着爱人,却更加抱紧人儿的大腿,使他不从自己身上滑下去。

“佐助。”

“嗯 ”

“佐助。”

“嗯。”

“我爱你。”背上的人沉沉地睡了过去。

佐助背着他走了好一段路,才无奈地笑了。

“嗯,我也是。”

【维勇】我们的胜生勇利先生有话说/夫勇妻维/永远维勇/r18与我同在/ooc与我同在(2)

chapter2:关于男友力维克托

我们的胜生勇利先生现在有话说,其实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新娘逃婚换了个外国男人然后一系列挣扎后勇利决定接受事实因为自己的父母也很中意,但是此刻却阴差阳错地被他一把公主抱抱起。

“怎么了勇利?”维克托抱起勇利真的完全不吃力,他一脸无辜的看着勇利。

“你你你你放我下来啊——”勇利此刻小脸通红,不自觉地抓紧了维克托的肩膀,双腿却在乱动。

然后,维克托却笑眯眯地抱着勇利坐到沙发上,一气呵成,并没有走路障碍,于是勇利想明白了,刚刚对方是故意的。

“你……”勇利简直说不出话来,维克托摆了摆手,笑着站起来,说道:“嗯——那我去把衣服换了。”

之后他便将门口的大包裹直接抱了进去……抱了进去……进去……

这是壮汉吗???

“勇利可以来吃饭了哦,大家都在呢。”宽子摸着微胖的脸蛋说道。

“可是妈妈,维克托他——”

“放心吧,妈妈说了新娘需要休息下,不会来,不过小维换身衣服还是去的。”宽子乐观开放的心态倒让勇利怎么说也有几分心疼。

“妈妈……那么你就不能抱孙子了……”其实宽子催促自己结婚的原因就是想要抱小宝宝,但是就是不知道抽什么风让他娶了维克托。

“没事哦,妈妈看过了,小维很能干,他一定会让你幸福的,走吧。”宽子说着就拉着勇利来到外面。

这是盛大的宴席,大家都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其实半婚礼的所有钱勇利只出了六分之一,因为是对方执意说自己要付的,勇利意思意思也就只能付了这么一点点。

“勇利~”黑皮肤带着鸭舌帽的大男孩过来一把揽住勇利,还亲热地蹭了蹭。

“恭喜结婚呐~”

“披集——谢谢。”勇利腼腆地回应着。

“走吧走吧,去我们那桌吃饭,可惜新娘子不出来呢……”

“呃是啊……维……她说她很累了……诶?”勇利突然愣了,看向前方,披集疑惑地顺着好友的视线看过去。

正前方不远处,银发男人穿着得体,正端着酒杯和别人攀谈着,俨然一副绅士的样子。

维克托感觉有视线盯着自己,抬头刚好看见勇利和外国小伙呆呆地看着自己,大幅度的勾唇,对着那两人放了一个wink,反而惹的周围人尖叫了起来……

维克托和攀谈者打了招呼,便往勇利这边走来。

“勇利~”维克托开放地伸开双手抱住他,然后拿着自己的酒杯直接放在勇利唇边灌了下去。

“唔等等……”勇利被迫喝光了杯中的红酒,没有看见银发男人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

由于是半抗拒地喝,些许红酒顺着唇角流下,被维克托不着痕迹地抹掉,并且放在唇边舔了舔。

披集在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

哇哦——真开放啊——

不过大家都漏了一个重点——勇利喝酒会有什么后果。

——————————tbc————